真江

ちょっと赤。

有没有去母胎纽约场的朋友呀…

突然想念栉森秀一和大庭叶藏。
如果有人当时帮帮你们多好。

陷入了和斑比的恋爱😭

今から。
지금부터.

李斯特爸爸教你如何弹八度。

要有自己的钱。

记梦170430

记梦系列

最近一段时间每天晚上都会做梦,每次都仿佛是一出魔幻大戏。今天萌生了把它们都记录下来这个念头,也不知道会持续多久。

    



    我正躺在沙发上看电视的时候,看见电视后面的墙缝有火苗。告诉妈妈说是不是要起火了,就立马出门下楼,关门之前还又确认了一下那是不是火。到了楼下时火势已经很大了,火焰从三个窗口冒出来。我就站在楼下看着。突然一瞬想到我的钢琴,想到它会被烧,悲痛欲绝。可又想起它已经搬去别的房子里了,遂安下心来,继续看着楼上的火。

    参加学校的一个比赛,仿佛是几个文本的表演形式的比赛,而我们班级的表演似乎以前已经进行过一次,心里记着容易出错的地方还是有了些瑕疵,但整体效果貌似很好。服装都是大红的颜色,似乎还有折扇和飘带。

    退场后去了体育馆就上起了体育课,不知谁提议玩抽鬼牌,然后每人在一张小纸条上写下希望抽中鬼牌的那个人。我转身和同学借了一张纸条,她是我高一的同桌。我写下了我一个高二高三同学的名字,写完抬头发现左斜对面坐着我的一个初中同学。

    完

本当に 寂しいな。